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依风·陌路

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萤》  

2010-11-18 21:48:28|  分类: 读书文摘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与我而言,这些文字犹如跳动的音符,使我不得不将它经典部分摘录,萤火虫——每个人的童年应该都有它的记忆,只是这些记忆于我而言无法用言语表达,正好春上春树的《萤》这本短篇小说集带我走进了童年的记忆……

      《萤火虫》

月底,我的室友送我一只萤火虫。

萤火虫在速溶咖啡的空瓶里,里面放了些许草叶和水,瓶盖钻了几个细小的气孔。因为四周天光还亮,看上去不过是个平庸无奇的水边小黑虫而已。不过的确是萤火虫。那萤火虫企图爬上光溜溜的瓶壁,但每次都滑落下来。我已有很久没这么真切地看过萤火虫了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我拿起装有萤火虫的速溶咖啡瓶,爬上楼顶天台。天台上空无人影,不知是谁忘收的白衬衣搭在晾衣绳上,活像一个什么空壳似的在晚风中摇来荡去。我顺着平台一角的铁梯爬上供水塔,圆筒形的供水塔白天吸足了热量,暖烘烘的。我在狭窄的空间里弯腰坐下,背靠栏杆。略微残缺的一轮苍白的月亮浮现在眼前,任凭风浪起可以望见新宿的街景,左侧则是池袋夜光。汽车头灯连成闪闪的光河,沿着大街往来川流不息。各色音响交汇成的柔弱的声波,宛如云层一般轻笼着城市的上空。

萤火虫在瓶底微微发光。它的光芒过于微弱,颜色过于浅淡。在我的记忆里,萤火虫把身子扑在瓶壁上,有气无力地扑棱了一下,但它的光依然那么若隐若现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我打开瓶盖,拈出萤火虫。放大大约向外侧探出三厘米的供水塔边缘上。萤火虫仿佛还没有认清自己的处境,一摇一晃地绕着螺栓转了一周,停在疤痕一样凸起的漆皮上,接着向右爬了一会,确认再也走不通后,又拐回左边,继而花了不少的时间爬上螺栓顶,静静蹲踞着,彷佛停止气息般,动也不动。

我凭依栏杆,细看那萤火虫。我和萤火虫双方都长久地一动未动,只有夜风如流水般从我们之前流过。榉木叶子在黑暗里摩擦着无数叶片,簌簌作响。

我久久、久久地等待着。

    过了很长时间,萤火虫才起身飞去,它忽有所悟似的,蓦然张开双翅,旋即穿过栏杆,淡淡的萤火虫在黑暗中滑行开来。它绕着水塔飞快地曳着光环,似乎要挽回失去的时光。为了等待风力的缓和,它又稍停了一会儿。然后向东飞去。

萤火虫消失之后,那光的轨迹仍久久地印在我的脑际。那微弱淡淡地光点,仿佛迷失去向的的魂灵,在漆黑厚重的夜幕中往来彷徨。

我几次朝夜幕中伸出手去,指尖毫无所触,那小小的光点,总是同指尖保持着一点不可触及的距离。

 

《盲柳与睡女》

挺直腰闭起眼,闻到风的气味,硕果般胀鼓鼓的五月的风。风里有粗粗拉拉的果皮,有果肉的粘汁,有果核的颗粒。果肉在空中炸裂,果核变成柔软的散弹,嵌入我赤裸的臂腕,留下轻微的疼痛。

很久不曾对风有如此的感觉了。久居东京早已忘记了五月的所具有的奇妙的鲜活感。就连某种痛感人都会忘记个精光,甚至嵌入肌肤浸透骨髓的什么的冰冷感都会忘得一干二净。

我很想就这样的风——就吹过这片斜坡的初夏丰腴风…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